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24章 3同前。凯普莱特家坟墓所在的墓地 (1)
    第五章3同前。凯普莱特家坟墓所在的墓地 (1)

     [巴里斯和侍童携鲜花、香水和火炬上。

     巴里斯:把你的火炬给我,孩子,然后远远地走开;算了,还是把它灭了吧,我不想别人看见我。快去躺在那边的紫杉树下,在那中空的地面上把你的耳朵贴上,地上的土是松的,有很多坟墓,如果有什么声响和脚步的回音,定会传入你的耳朵;如果听到了这样的声音,便向我打个招呼。给我那些花。照我刚才说的去做,快去吧!

     侍童:(旁白)其实这坟地是这般的阴森可怕,我根本不敢一个人呆着,但我只有壮起胆子来试一下。(退后)

     巴里斯:(将花撒在墓前),啊,一朵鲜花从此永萎于土,

     我要把这些鲜花摆成你的温床;

     我的满载悲伤的沉痛的泪水,

     与那芬芳的香水相伴,

     把你的玉坟浇灌;

     夜夜在你的墓前散花悲哭,

     永远纪念这一段哀怨!

     (侍童吹口哨)

     这孩子向我发出了有人到来的警告。如此深的夜晚仍有人来打扰我对爱人的思念和凭吊?什么!——他还拿着火把!——且让我躲在一旁看看他的举动。(退后)

     [罗密欧及鲍尔萨泽持火把、铁锄等上]

     罗密欧:把铁锄和铁锹都递给我。等一下,先接过这封信,等天亮时就把它送给我的父亲。把火把也递给我。听清楚我的嘱咐,无论你看到什么,都给我好好地站着莫要乱动,以免把我的行动妨碍。我要是看见你动一动就要了你的性命。我之所以想刨开这个坟墓,一是要再看望一下我的妻子,更主要的是要把她手指上一个宝贵的指环取出,因为它有很重要的用途。所以你赶快远远地走开;如果你不顾我的劝告敢于回来偷看我的行动,那么我便会请上帝见证,我将把你的全身分成一块一块,并把它们遍撒于这个狂恶的墓地之上。你可千万莫要惹我,因为我现在的心情之狂野连我自己都无法控制,它猛恶狂暴胜过那饥饿的豹子或发怒的大海。

     鲍尔萨泽:莫要多说,我去就是了,决不会回来麻烦您。

     罗密欧:这才是兄弟的所为,把这些钱拿走,(递给鲍尔萨泽一包钱)祝你一生快乐。再会,我的朋友。

     鲍尔萨泽:(旁白)即使我说过了远去,但我仍然要在就近的地方躲起来看着他;他那脸色让人心生恐怖,我不知他究竟想要做些什么。(退后)

     罗密欧:你这个丑陋的食道,死亡的子宫,你把世间最可口的佳肴给吞吃了。好,且让我来横下一条心,把你这龉龃的双嘴掰开,让你吃个满脑肥肠!(将墓门掘开)让你吃个饱!

     巴里斯:是他!是那个被放逐出去的不知礼的蒙太古,他把我爱人的表兄杀死,并让她因为这件事情而过度伤心,自身也惨死。而这家伙竟然还要来掘墓盗尸!让我出去将他抓住。(上前)住手!该杀的蒙太古,快停下你这无耻的工作,难道你把他们杀死了还嫌不够,还要对着死人的尸体来发泄你的愤怒?快快束手待捉吧,你这个万恶的凶手,跟我去见官府!

     罗密欧:正是因为我罪该一死,才会到这儿来。年轻人,快快远离我静静走开吧,不要将一个置生死于不顾的人激怒;想想这些已经不在了的人,难道还不足以令你畏惧?年轻人,请别再将我的怒气激起,以免让我再犯一次罪。啊,快走吧!向上帝宣告我的誓言,我比起爱我自己来,我更加爱你,因为我就是为来跟自己过不去而到这里来的。快走吧,别再在这儿停留,把你的性命好好地留着,然后可以在天明后对别人说,让你逃走的是一个疯子,他今天恰好发了慈悲。

     巴里斯:别用这种鬼话来蒙我,我要逮捕你,你这个罪犯。

     罗密欧:你一定要把我激怒吗?唉,来吧,年轻人!(二人互斗)

     侍童:啊,上帝!他们打起来了,我得去把巡逻的人叫来。(下)

     巴里斯:啊,我死了!——如果你还有一点儿善心,那么便打开墓门,把我埋葬在朱丽叶的身边吧!(死)

     罗密欧:好的,我会让你的遗愿实现。让我来看看他是谁!啊,是尊贵的巴里斯伯爵,迈丘西奥的亲戚!我的仆人曾经在我们骑马赶来的途中说过一些东西,但心烦意恼的我却没有听得进去。他怎么说的来着?好像是说巴里斯本来是要准备娶朱丽叶作他的妻子;他是这样说的吗?还是在梦中的所闻?或许是因为我听到朱丽叶的名字,导致神经迷乱,因而有了这么一种幻想?啊,让我来拿起你的手,你和我都是在命运的黑名单上写下的人,我要将你埋在这个胜利的坟墓里。一个坟墓吗?啊,不!被我杀死的年轻人啊,因为朱丽叶在这儿入睡,这儿变成了一座灯塔,因为她的美丽,这个坟墓成为了一座充满了光明的华丽的宴堂。躺在那儿吧,死了的人,你被一个同样死了的人埋葬。

     (将巴里斯放进墓中)人们在快要死去的时候,心中往往会有一种说不出的恬静安祥,在一边看护的人就称这是死前的回光返照;啊!这难道就是我的回光返照?我的妻子!我的爱人!你呼吸中的芳香虽然已被死神夺走,但他却没能摧毁你的美丽;你的嘴唇与脸庞并未让灰白的死亡进入,依然是娇艳的红润;提伯尔特,他也在那血肉模糊的殓棺中躺着吗?啊,你的仇人将你的青春葬送,现在我来为你报仇,我要把那杀死你的人亲手杀死。

     请原谅我吧,兄弟!啊,我的最爱的朱丽叶,为何你依然是那么美丽?难道那飘忽的死亡,那面目枯黄的恶鬼,亦是个好色之徒,把你隐藏囚禁在这暗无天日的洞府中,给他当情妇?决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,所以我要在这永无白昼的洞穴中陪伴着你;我要住在这儿,与那些成为你婢女的蛆虫们在一起。啊!我要挣脱我那早已经厌倦红尘的肉身,永久地在这儿安息。眼睛,快把你的最后一眼瞧完。手臂,快将你的最后一次拥抱结束!啊!嘴唇,用你这个呼吸的通路,快用你那合法的吻与包纳一切的死亡来签订一个永久的盟誓吧!来吧,苦涩的指路人,你这绝望的领路人,现在赶快把你的厌倦于风涛的船舶向那岩上冲撞过去吧!我要为了我的爱人将这一杯干掉!(饮药)啊!那个卖药的人所说果然正确,药性竟如此猛烈地发作!我在这一吻中去见我的爱人。(死)

     [劳伦斯神父持灯笼、锄锹上]

     劳伦斯:圣芳济保佑我!为什么今天晚上坟堆总是将我这双老腿绊来绊去!是谁在那边?

     鲍尔萨泽:是一个朋友,您所熟悉的人。

     劳伦斯:阿门!我的好朋友,告诉我,那边是谁的火把,把它的光明向蛆虫和坟墓中的枯骨来放射?如我所认不错,那亮火把的地界,似乎是凯普莱特家族的坟墓。

     鲍尔萨泽:神父,您说的没错,我的主人。您的好朋友,正在那儿。

     劳伦斯:他是谁?

     鲍尔萨泽:罗密欧。

     劳伦斯:他来了多长时间了?

     鲍尔萨泽:怎么样也有半个钟头了。

     劳伦斯:跟我一起到坟墓去。

     鲍尔萨泽:神父,我不敢。我的主人以为我已经离开了。他刚才很严厉地告诉我,如果我敢呆在这儿偷看他的行动,那么他将会杀掉我。

     劳伦斯:这样的话你就留在这里,让我一个人去吧。恐惧开始在我心中出现。啊!多么希望不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。

     鲍尔萨泽:就在这棵紫杉树下,我睡着的时候作了一个奇怪的梦,一个人在跟我的主人打斗,他死在了我主人的手中。(退后)

     劳伦斯:罗密欧!(弯身查看血迹和凶器)哎哟!哎哟!这在石门上染着的到底是什么样的血迹?怎么会有两柄带着血迹的无主的刀剑,摆放在这安静的地方?(进墓)罗密欧!啊!你怎么有如此惨白的脸色!那个是谁!什么!巴里斯也在这儿呆着?全身都在血泊中浸着?啊!这是多么令人残酷的时候,把这场悲惨的意外造成!那位小姐醒了。(朱丽叶醒来)

     朱丽叶:啊,善良的神父啊!我的夫君在哪里?我十分清醒地记得我应该在什么地方,那正是我现在所在的这个地方。我的罗密欧在哪儿去了?(内喧声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