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25章 3同前。凯普莱特家坟墓所在的墓地 (2)
    第五章3同前。凯普莱特家坟墓所在的墓地 (2)

     劳伦斯:听,外面传来了什么声音。小姐,马上从这个被腐臭的毒气所充斥的死亡的墓地出去吧,我们的计划已经被一种人力不可阻挡的力量所破坏。出动吧。你的丈夫已经死在了你的怀中,而巴里斯也已经死了。来,让我找一个地方让你出家做尼姑吧。莫要再浪费时间来问我什么,巡夜的人马上就要来了。走吧,朱丽叶,我不能再呆在这儿了。(下)

     朱丽叶:走,你先去吧!我不愿意走。这是什么?我的忠诚的爱人手中,紧紧地抓着一杯子?噢,我明白了,他一定是用毒药将自己的生命结束的。唉,爱人!你为什么不给我留下哪怕一滴,而要把它全部都喝干?我要亲吻你的嘴唇,或许还有一点儿毒汁留在上面,可以让我像服兴奋剂一样地死去。啊!你这还残留着一丝温暖的嘴唇!

     巡丁甲:带路,孩子,在哪一个方向?(内声)

     朱丽叶:那是什么人的声音?我必须要加快速度来解决了。哪,刀子!(抓过罗密欧的刀子)这儿便是你的刀鞘。(以匕首自刺)你就这样插深一点,让我死去吧!(扑在罗密欧身上死去)

     [众巡丁及巴里斯侍童上]

     侍童:看,就是这儿,那亮着火把的方向。

     巡丁甲:血把地都染红了。你们几个去搜查一下坟地的四周,不管看到谁都给我抓起来。(若干巡丁下)

     太惨了!被人杀死的伯爵就躺在这儿,朱丽叶也在胸口上插着一把刀子,虽然她已经埋葬在这儿两天了,但身上还是温热的象刚死了没有多长时间。去向亲王报告,去通知凯普莱特家里,再去叫醒蒙太古家里的人,再剩下的人四处搜查一下。(若干巡丁陆续下)虽然我们看到了这个地方发生的这些惨事,但如果得不到人证物证,却没法明白它们的真相。

     [一巡丁押鲍尔萨泽上]

     巡丁乙:这个是罗密欧的仆人。我们在那棵树下发现了他。

     巡丁甲:好好地将他看押起来,等亲王来审问。

     [另一巡丁押劳伦斯神父上]

     巡丁丙:我们发现了从墓地旁边跑过的这个教士,他神情慌乱,一边叹气一边流泪,手里还拿着一些器具,我们已经全部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 巡丁甲:这个教士的嫌疑最大。把他也一起看押起来。

     [亲王率众上]

     亲王:这么早到底发生了什么祸事,把我清晨的安眠吵醒?

     [凯普莱特和凯普莱特夫人上]

     凯普莱特: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外面如此地狂呼乱喊?

     凯普莱特夫人:街上的人们喊罗密欧的有,喊朱丽叶的有,喊巴里斯的也为数不少,他们都向我们家的坟墓浩浩荡荡地奔去。

     亲王: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人,有这么大的喊叫?

     巡丁甲:王爷,巴里斯伯爵死在了这儿,他被人杀了;罗密欧也死了;而朱丽叶虽然两天前已死去,但却身上冒着热气又被人杀了一回。

     亲王:啊!给我仔细地搜,调查出这一场可怕的杀人要案的真象。

     巡丁甲:有一个教士和罗密欧的一个仆人,他们手中都有掘墓的工具。(凯普莱特夫妇走进墓穴)

     凯普莱特:上帝啊!——啊,妻子!有这么多的血从我们女儿身上流出!这把刀插错了方向!看,它的空鞘子还在蒙太古家小子的背上,而它却走进了我女儿的胸膛!

     凯普莱特夫人:天啊?如此凄烈的死的场景就如那震人心肺的钟声,告诫我这个风烛残年的人不久便要告别人世了。(凯普莱特夫妇走出墓穴)

     [蒙太古及余人上]

     亲王:蒙太古,来,虽然你起的很早,但你的儿子却更早于你到来。

     蒙太古:唉!亲王,我小儿的被逐是如此令人哀伤,我的妻子已在昨夜去世;难道还有什么别的祸事要降临到我这老头子身上?

     亲王:瞧吧,你就可以看见。(蒙太古走下墓穴,然后走出)

     蒙太古:天哪,这个不孝的东西!你的父亲仍在世上,你却要比他先一步到坟墓中?

     亲王:把你们的悲恸先压一下,事先让我来察明事情的真相,在明了了详细的内情之后,再放声痛哭出你们的悲怆;我的悲哀或许比你们的更加深痛——来人呀,把那几个有嫌疑的家伙带上来。

     劳伦斯:不论是时间或是地点,都能够成为不利于我的证人;我虽然能力最为薄弱,但在这场触目惊心的命案之中,却有着最大的嫌疑。殿下,如今我站在您的面前,一方面把我的罪过向您坦白,另一方面也为我自己做一番辩解。

     亲王:那么赶快说出你所知道的一切。

     劳伦斯:那就让我尽量简短地叙述出整件事情的经过,因为这一段冗长的故事比我这剩余的短命还要长。死了的罗密欧是死了的朱丽叶的丈夫,而朱丽叶是罗密欧忠贞的妻子,是我把他们的手牵到了一起,提伯尔特在他们秘密结婚的那天死去,而正因为这个原因,罗密欧这新郎也被从维洛那城放逐;朱丽叶之所以憔悴伤心,并不是为了提伯尔特,而是因为他的原因;你们为了把她的烦恼排解,将她许配给了巴里斯伯爵,并强迫她与他成亲,于是她来找我让我帮她出主意避免这第二次婚姻,否则便要自杀在我的寺院。因此我就给了她一瓶可以假死的药水,并且它也像我所预想的一样发挥了效力,她服下它之后就如同死一般昏睡过去。

     同时我也给罗密欧寄去了一封信,叫他就在这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到咱们这儿来,来把她搬出这个寄居的坟墓,因为药性会在某个时候过去。但我叫去送信的约翰神父却遇到了意外,无法脱身,昨天把我的信原封不动地带了回来。我不得不照着算好的她应该醒来的时间,一个人来从她家族的坟墓中带她出来,准备在我寺院的屋子里把她隐藏起来,等待时机再叫罗密欧来见她;没想到就在她醒来之前的这短短几分钟里,忠贞的罗密欧和尊贵的巴里斯已经双双惨死在这儿了。而在她醒来之后,看到这眼前的惨状,我劝她把这种出自上天意志的变化接受,快点儿走出这坟墓;谁知道纷乱的人声就在这个时候响起,我被吓得先逃出了坟墓,而悲痛万分的朱丽叶却不愿随我同出,看来她已有自杀之意,她的奶妈也是预先知晓他们两个的结婚。而以上所说,便是我知道的一切。如果是因为我的失误造成了这一场不幸的惨事,那么请您用最严厉的法律来惩罚我这条老命,请您提前把它送到上帝那边吧。

     亲王:你是个心怀仁慈的人,这一点我自是明了。罗密欧的仆人在哪儿?你可有什么话要说?

     鲍尔萨泽:朱丽叶的死讯是我报告给的我的主人,所以他匆匆地从曼多亚赶来了这里,这座坟墓的前面。这是他让我一早送给老爷的信;当他走进坟墓的时候,他吓唬我如果我不先走得远远地,留他一个人在那儿,他将亲手结果我的性命。

     亲王:给我把那信呈上来,我要看看。叫巡兵来的那个伯爵的仆人呢?喂,你的主人为何来到这里?

     侍童:他带了花和香水给他夫人的坟撒上,便让我远远地站开,我当然听他的话;过了一会儿,一个手拿火把的人来到了坟墓。后来我的主人就拔剑与他斗在了一起,于是我就跑去把巡丁叫过来。

     亲王:这个神父所说的被这封信证实了,信中讲他们的恋爱经过和她死的消息,他还说他在一个贫苦的卖药人那儿买了一种剧毒无比的药水,他要带它来在朱丽叶的坟中喝掉,与朱丽叶共同长眠。这两家世仇在哪儿?——凯普莱特!蒙太古!看一看吧,看一看你们的仇恨所造成的悲剧,上天用爱情的手将你们最亲爱的人夺走;因为我未及时处理你们的仇怨,我也失去了两个亲戚,大家没有谁躲得了惩罚。

     凯普莱特:啊,蒙太古大哥!请给我你的手吧,这便是我女儿能得到的最好的聘礼,我不再过多地奢求什么了。

     蒙太古:我将给你更多的东西。我要为朱丽叶用纯金雕一座塑像,只要维洛那一天还保留着它的名称,便不会有哪座雕塑比忠贞的朱丽叶更加完美绝伦!

     凯普莱特:罗密欧同样要有一座出众的金像守卫在他爱人的身旁,这两个牺牲在我们那可憎的仇恨下的可怜的人儿!

     亲王:凄悲的和解在清晨中到来,云中躲藏着那同样悲惨的太阳。

     先都回去为此事来一番感慨,

     该罚的该恕的回头听我的宣判。

     不见古来多少的分分散散,

     可曾有比这更惨的伤心哀怨!(剧终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