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14章 镜像世界
    “不然今天曼尔城变成孤儿的孩子那么多,为什么团长就单单收留你们三个啊?”

     “所以才麻烦夏娜姐姐,帮忙解释解释。”

     命运多舛的知世历经过多次的众叛亲离,她的戒心总比一般人要强,但内心还是十分清楚,凭借张子霖今日的所作所为——

     她相信他的为人。

     “我现在就是在带你们去找答案啊,总之不会拿你们去剁肉末,做叉烧包,或者分尸后丢到砂锅慢火慢炖的......等会你们就知道啦,快到了,耐心点。”夏娜附和地丢给他们一个飘忽的答案,加紧了步调。

     谭镔宸嫌恶地抿抿嘴,“嘁!神神秘秘的,难道是丧尸病毒的始作俑者?拐卖儿童的老巢?人肉叉烧包店的仓库?”

     “你干嘛不问我和俞乐现在怎么还好好的呢?”瑾杰一边信步,一边抬起双手枕着后脑勺,通过眼角余光向左边的谭镔宸发射一个鄙夷的信号。

     “你没看过猪吗?养肥了再杀,懂不?!看来连你们也被蒙在鼓里吧~”

     陡然,瑾杰瞪起铜铃大的眼睛,食指指着自己张大的嘴巴:“什么!你把我们当成猪?!”

     “是你自己这样认为的,我可没说哦!”

     “是反革命的基地之一吧,或者是......总部?”

     “你知道?!”

     总算来了一个营养的猜测,夏娜驻足,吃惊回头,同时间接性地承认了阿明的臆度。

     “嗯,”阿明接着说,“刚才那位叫张子霖又叫墨源,又是军人又是团长的。他以两个不同的身份出现在军队和孤儿院,是刻意想要掩饰某种东西吧?所以他是王室军队里的间谍?而这里,外表乔装成孤儿院目的是为了掩人耳目,但其实是反革命组织?”

     “嘁,真没悬念,什么都被你猜中了。”

     夏娜吊儿郎当地甩了甩食指上的钥匙,估摸在寻思,无趣的神情也稍纵即逝了,“话说回来,团长果然没有看错人......好吧,实话告诉你——这个地方,不是所有孤儿都能进的,但组织里的成员大多数都是孤儿,他们被拣选来到孤儿院后,都不会事先告诉他真相,必须经过组织的试探和考验,选中的人才能顺利加入,同时把真相全盘托出。淘汰的人我们则会编造理由,把他们护送到真正的孤儿院安置。”

     “为什么只收留儿童,不直接让大人加入,这样不是更有效率吗?”有人问。

     “笨蛋!大人心思缜密,善于算计,组织容易遭到背叛和暴露的危机,小孩子嘛,可以从小训练,等长大后,性格各方面也比较好掌握。”

     “哦,也就是所谓的洗脑。”

     “你觉着我们像被洗过脑的人吗?”

     “我看挺像!”

     “你叫谭镔宸是吧?等着,以后有你好看。”

     “行啊,真有意思!”

     “那,你们带我们来这里,”阿明打断了走廊里喋喋不休的争议,“是想让我们接受试验?”

     “是这样的吧。”夏娜本想络续,瑾杰火速接过话茬,“但你们别把训练想得那么简单,也许三年,也许五年,既然组织的事都被你们知道了,要么服从加入,要么灭口,别无选择,而且当正式成为组织一员的时候,就必须承受巨大的责任和压力,随时可能牺牲,甚至连自己怎么死都不知道,我见过那些死的很惨的前辈们......”

     “住嘴啦,瑾杰!”俞乐望向新伙伴们,咧嘴一笑,“别理他,他故意吓唬新人的。”

     阿明与知世点点头,谭镔宸则罢了罢手,“这不算啥,你们没看见,今天的场面那才真吓到了。”

     瑾杰不以为然地耸耸肩,像是戳中大家内心的恐惧点,全场霎时默然了。

     走廊里仅剩错落不齐的脚步声,回荡在无形的空气之间。

     “mirrorworld,镜像世界。镜中所倒映的世界,是人类最自私、最卑劣的一面。”

     “组织成立的初衷,就是在这天平秤失衡的国度里,竭尽所能去保护任人欺凌的蝼蚁,试图改变耻与为伍的王室与荆棘。2007年,由一名孤儿陈菲成立的组织,她2000年18岁时,从穆林孤儿院结束寄养的她在困苦的旅途中目睹战争的可悲,2007年再度回到孤儿院,在院长的协助下从机构的地底里扩建空间,作为组织的基地。具体团队有,调查团,调研团,游弋团。组织人员过少,数年间,陈菲四处奔波收留孤儿,暗中培养成才。”

     “我和团长在军队里的时候,曾经试着去说服莫拉菲王,改变种种滥杀无辜的政策,结果可想而知。”

     “现在已经到万不得已的地步了,我们只有让自己成为强者,不断隐忍水火不容的蝼蚁与荆棘互相憎恨、残杀的场面。作为维护蝼蚁与凌驾于荆棘的代价,就是弄脏自己的双手,抛弃人性,抹杀王室中图谋不轨的怪物。”

     “你们三个,是唯一通过团长的途径来到这里的,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得到他的认可的,但我想你们已经间接性通过试探了吧,团长他......总会做出一些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来,真伤脑筋啊......”

     “至于你们肯不肯加入,秘密都摊开了,其实瑾杰说的没错,你们要么服从,要么灭口。”

     阿明听着夏娜连篇的阐明,却难以集中精神,诚然,组织的初衷让他感觉像是找到归宿般热血沸腾,但又同时发现,自曼尔城陷落后,自己正一步步偷偷地躲进内心深处,无所适从,明知一无是处的自己无能为力,明知身份不明的自己记忆缺陷,永远是一个连自己也不了解自己的人——这是种多么悲惨的童年,而他记忆之前的时光,又是被谁夺去了呢。

     他的脑海一片空白,突然感到很累很累,他发觉自己的内心,已经逾越了实际上的年龄。

     但比起去指望能有像阿茕一样的好人领养所带来的肤浅希望,孤儿院灰蒙蒙的天空与组织重大的使命才更适合他。

     “到了,就是这里。”

     后知后觉已然抵达了尽头,一扇障子门展现在众人眼前,夏娜从钥匙串中挑出一把对应的钥匙,解锁后推开了门。

     一名女人循声转了过来,她留着一头浅棕珊瑚色短发,略显蓬乱,身高估算一米六七,复古的暗色格子外套架着瘦小的身子,袖子高高挽起,似乎刚忙完手头的工作。

     看见来者,神态冷峭的她走到门边,躬下身,却意外展颜一笑,

     “小屁孩们,想成为强者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