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12章 复仇之火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“现在,隔离铁丝网不管不顾的话还可以再撑个一两天,但如果把全部军队分配在每个边界据点轮流看守,一旦出现丧尸意图破网出城,就可以及时歼灭,有效防止病毒传播到周边的城市。”

     阿明一边娓娓道来,一边凝神谛视着不远的前方那群整整活跃了一天的丧尸,不知是否出于阿明的错觉,它们好像已经开始有了疲倦的趋向,“但考虑到,尸群也有可能会游走在没人看守的边界突破铁丝网,而不会全都徘徊在拥有军人驻守的据点——

     就拿我们这里的据点来说,刚刚从曼尔城中心逃来的幸存者身后都会引来大量尸群,这说明它们会追寻着人类的特殊气味、气息、或声音而来。

     以此为准,就可以先让空军在空中巡逻没有设下据点的边界,再采取大量的人聚集在每个据点当诱饵,将徘徊在边界的丧尸引到据点,最后让军人采取防攻措施;

     这样一来,就可以降低铁丝网被破坏的几率,周遭城市也不会面临病毒传播的危险。

     而此时就要刻不容缓地利用这段时间,调遣精英队继续在城中施以救援,等把人救出来了,届时再灭城也为时不晚。

     这样的作战方式,除了进城救人的精英队之外,边界据点的诱饵和在空中巡逻的空军,只

     要尽忠职守的话几乎可以是安全的。”

     “这个办法好!”谭镔宸打了个响指,“能尽量把死伤人数降到最低!阿明,长大了不得了啊!”

     “这下五百万人有救了,希望还有一部分人没变成丧尸!”听着激荡人心的作战方案,夏娜有点跃跃欲试了。

     全程洗耳恭听的张子霖,只是撇头看着耐人寻味的阿明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 “你叫阿明…是吗?你的方法很好,真的很好。可以在几乎没有伤亡的情况下救出好多人呐。”莫布里特黯然神伤地说,“但这个方法只会在一个好国度里实行,就像二十年前一样,那种早已消失的美好国度才会看重并珍惜你的方案。

     而如今的国度,无论我们怎样去说服王室,也无法去改变今晚灭城的方案,换成你的方式去作战的……”

 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 “因为你的方案,有引导希娜之国走向正确道路的作用,而国家就是不走寻常路,偏要往反方向越走越远,谁知道,究竟是什么原因。”

     “可是这个方法不仅可以救出五百万名遇难者,还可以让遍野的死者归回自己的家……”

     当忆起早晨阿茕那个充满安全感的笑脸,在一朝之间就被吞噬在丧尸的胃里时,阿明不再掩饰心中的悲愤了,他皱起双眉,仰头大喊,“你知道那种绝望吗?那种明明可以得到救援,明明希望就摆在眼前,却还要等着同胞所谓的权衡利弊后,再眼睁睁地看着希望从眼前消失,最终连死都不知道,他们为什么不救我,为什么要冷眼旁观……为什么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 莫布里特十分清楚阿明话中的重点,他并没有忘记11区那栋丧尸密布的天台,可除了无奈,根本别无选择,“知道你妈妈为什么会死吗?”

     他摁住阿明的肩膀,眉头拧结成一块,加高了音调,“因为这个世界不允许她活着!同样的!因为你还没有力量救她!”

     阿明愣愣地望着他,蓝瞳里泪光闪烁,沉淀的悲伤仍未来得及消化,莫布里特的声音又再次从头顶上响起,“要想让身边的亲人活下去,你只有变成荆棘,只有舍弃人性,只有建立在血腥之上!这是唯一的法子!”

     “这种现象是可以改变的。”不知是谁接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 “拿什么去改变?你能敌得过莫拉菲王室吗?”

     莫拉菲!

     知世条件反射般看向说话之人莫布里特,她神色一凛,似乎有点在意他话里的某个词汇。

     “王的命令,没有人敢造反,即便他是错的,也要当做对的去完成。还有……”他袒露,“其实曼尔城,早就在昨天暗中下了屠城的命令了。而这一次丧尸的爆发所定下的灭城措施,唯一让王觉得可惜和担忧的,只有曼尔城数不尽的财产,和万一丧尸病毒殃及更多宝贵领土这两点,至于那些可有可无的百姓……唉,谁知道王是怎么想的,竟如此疯狂。”

     莫布里特叹了叹气,以45°忧伤的姿势仰望天空,他能感觉到,曼尔城的空气已不再清新,就如自己一样,也在今天的变故中变得更加腐臭了。

     “你究竟在说些什么啊?莫布里特?你还是你吗?”

     要不是那个化成灰都认得的大块头本体,上校差点就认不出战友了,“你今天是干嘛了?走忧郁路线?我们不能再耽误时间,告诉我,什么时候煽情完?要不是感觉丧尸现在的行动有点僵化,我早就忍不住啦!”

     丧尸的行动有点僵化?阿明下意识看向尸群,斟酌须臾——原来,那并非自己的错觉。

     丧尸是会进化的,准确来说,是丧尸病毒在体内扩散,随着时间的流淌而陷入恶化状态。它们的身躯变僵,行动变慢,这是它们进化的必要阶段,因此,现在这个时间,正是反击丧尸的最佳时机。

     想到这里,阿明恍如看见了生机,与此同时沉默不语的张子霖终于吱声了,“灭城能带来短暂的安宁,以后不明大雨再下,丧尸再度滋生,这样无厘头的灾难演变成长期的折磨,每一次600万人的牺牲,直到灭绝,王才知道,这是错误的。”

     尽管话合理得不能再合理,上校还是有千万个驳回的理由,“以后?不会有以后了。王一定会查出病毒根源并严格处理的。而且曼尔城里的丧尸太多,不管援不援救,城迟早得灭,区别只在于灭的是丧尸,还是人与丧尸。你知道吗?王之所以选择后者,就是借此理由,免了屠城这种麻烦事。”

     他拿起对讲机,懒洋洋地调着频道,“而且,改变作战可不是由我们说了算,这种需要冒险去说服王的事情没人会干的,我们只要听命行事,保住自己的地位就行了。张子霖,你有本事,就去推翻政权吧!”

     话音刚落,上校转身,冲着对讲机喊道:

     “所有空军立刻起飞!灭城作战正式开始!”

     洪亮的男高音通过对讲机传遍整座曼尔城的边界——是上校无情的敕令。

     紧接着,伴随着一句句“收到”,F—35战斗机如约而至地驶向了天际。

     嘭嘭嘭嘭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“等等……”

     “你们这群为了独活的畜牲!”

     “我恨你们!!你们迟早会遭报应的!”

     幸存者们猛撞着铁丝网,直到热浪袭来让他们不得不撒手离去……

     随着一枚枚震慑力无法估量的炸弹落地,巨大的荧光轰然在曼尔城的当空迅驰扩散,无与伦比的热量与气浪瞬间膨胀上升!

     随着轰天震地的巨响,壮观的猩红色火焰,犹如蔷薇妖艳地点缀在夜幕中,滚滚的浓烟如同铺天盖地的沙尘暴般一蹦而起!

     所有恐怖的景象都在一瞬间内发生了……

     上一刻仍是黑夜笼罩的曼尔城,已经被一团团刺眼的橘红色火花,以及震悚的爆炸声划破了天幕——

     一幢幢如模型的钢筋混凝土登时瓦解,分崩离析的石块伴随着燃烧的火焰,如同夜空上的陨石般向四处迸溅,铁丝网后惊恐的人群往四周飞射逃窜……

     唯独阿明、知世、夏娜、还有谭镔宸与张子霖愣愣地僵立在原地,他们清澈的瞳孔中清晰地倒映着苒苒火光,任凭烈焰的刺蘼流淌在炙热的空气中——

     抛开所有魂牵梦绕的恐惧,抛开所有触目惊心的画面,抛开所有无法预知的迷茫,当黑烟笼罩的云雾一点一点逐步从恍惚的视野里敞开时——

     他们看到了,一道迈着扭捏步伐的身影,一张一合的嘴巴,失去焦距的青黑色眼球,带着浑身燃烧的火焰,出现在了氤氲弥漫的尽头。

     “妈…妈妈。”

     “不。”有人举起枪,“它是丧尸。”

     嘭——

     ………

     未知其始……

     由于暴戾恣睢的战争永无止休,原先约莫三十亿的人类以发怵的速度急剧减少。

     仅剩一半的人类为了独活,以强凌弱这般腐败的社会现象愈演愈烈,受到巨大压迫的弱小蝼蚁痴想着能够在残酷的世界中披荆斩棘。

     直到这一天……

     不死生物丧尸的猝然出现导致曼尔城转眼之间陷落,当蝼蚁再次目睹荆棘是如何猖獗屠杀同胞的那一刻开始——

     痴想不再是痴想,是内心迸溅的怒意,所燃起的复仇之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