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10章 影子
    “城中薄暮尘起,剽劫行者,死伤横道,枹鼓不絶。”——《汉书·酷吏传·尹赏》

     2017年7月27日傍晚,日月相推。

     距来势汹汹的丧尸突袭事件已然逝去12小时,地狱仍未逃离,新的噩梦已如火如荼地乘着巨浪翻腾而来。

     一盏盏打起十二分精神,散发出白茫茫亮光的手电筒映照在交界处渐渐漆黑的高速公路上。

     围绕在整座曼尔城边界处的隔离铁丝网,频繁发出一阵阵轻微的晃动,估摸是捕食者们闻见何处藏有鲜肉的气息,正迫不及待地循着铁丝网的尽头追寻而来,绷紧神经的军人们无时不刻在枕戈待命,因为这里——

     正在紧急疏散塞满边界处的数万名幸存者。

     而此处铁丝网所大敞着的逃生通道,是曼尔城无数边界在12小时内所紧急设下的据点之一,其一是为了让未被病毒感染的幸存者弁急撤离曼尔城,其二,则是为了与随时随地疯狂传播病毒的曼尔城彻底隔绝,即将准备实行早已规划好的灭城策略。

     而独善其身的国家定下此方针的初衷,却只是为了保护周遭领土与国家自身性命的安全。可恶的是,他们象征性地派遣军队草率救下一部分百姓之后,并未对水深火热的曼尔城中仍在挣扎的遇难者给予相应的救援。

     “不想死的话快点给我死劲逃!”

     “再过十分钟通道就要关闭了!逃不出去的废物可别怪谁啊!”

     争先恐后的逃亡者耳畔时不时传来指挥人员无情的敦促声,纷纷咬紧牙关向着逃生通道百米冲刺。

     部分被人潮冲击在末端、寸步难行的人们不住向军人们苦苦哀求:“大哥们,我们都失去了住所,失去了亲人,现在除了这条命,一无所有,难道一点希望也不肯给吗?就一会!给我们多一点时间!我们会尽快撤离的!”

     “就是啊......求求你们再给我们一点时间!现在整个逃生通道都被人堵死了!我们跑再快也挤不出去啊!”

     闻见百姓哭天喊地的哀鸣,空军里的上校高高举起右臂,做出一副世界独裁者的架势大喊:“那就给我去当丧尸的干粮吧!与其在这里废话连篇,不如全都去给丧尸吃掉算了!”

     他抬起手中的对讲机,按下PPT键:“所有空军立刻上机待命!现在正式进入灭城倒计时!多余的人快给我滚出城去!滚不出去的就等着被炸死吧!”

     “等一下!就不能再通融通融吗?!”

     说话那人正是夏娜,她身穿军队里的墨绿色军服,负责疏散人员的她帽瞻下的刘海早已浸满了汗珠,见对方置若罔闻,她继续在喘气的空隙间劝道:“城内还有活人!”

     “活人跟死人有什么区别?!”

     苛刻的上校横眉怒目,暴露无遗的火气仿佛下一刻会有火山爆发的趋势,“去做你该做的事!你看看后面那些丧尸!病毒传播的速度根本不可估量!如果因为这些人耽误了灭城时间,万一殃及周遭的城市你也别想活着待在希娜之国了!”

     “……”夏娜怔住零点一秒,深知荆棘一贯作风的她不再挽劝,索性回头继续帮助罹难的百姓去了。

     “没关系,吃我吧......如果能让他们潘然悔悟的话......啊......啊啊......”

     变扭的呻吟声从夏娜背后响起,她当即回头,只见一位老态龙钟的爷爷被一头丧尸摁倒在地,不知是出于力道过弱的原由,他似乎并没有怎么去反抗丧尸的袭击,泪花在他松弛的脸上缓缓流动,夏娜发现,唯一让他在拼死保护的,是紧紧攥在手心里的一张照片。

     定睛一瞧,是笑容灿烂无比的全家福照。

     夏娜顿时心如悬旌,一脚踢开趴在老人身上的丧尸,并扶他起身,怎料没有因为救命之恩而产生半丝感激的老人突然这么说道:“为什么要救我?”

     “......啊?”夏娜傻在了原地,熟悉的台词灌入脑海。

     他像复读机一样重复了两遍,“为什么要救我?为什么要救我?我要赎罪,我想赎罪,我必须替这个无可救药的世界赎罪!”

     夏娜愣了愣神,“——要赎罪也不是这样赎的,跟我走。”说完,她付之一叹,拉起老爷爷的手,带着他往逃生通道的方向走去,不曾却被他深藏不露的力道狠狠甩了开来,然后原地不动,手心依然在紧紧攥着那张象征美好的全家福——

     夏娜清楚地看见了,一道孤独的影子。

     “姑娘,你知道吗?”他说话了,声音是那么地无助。

     “我所有的家人都在今天死了,在灾难来临的最后一刻,我还在责备他们的不是......责备女儿不勤快,责备儿子不争气,责备老伴做的饭菜太难吃......如今独留我一人苟活,你能切身理解这种感受吗?”

     老人说着,看向依旧在破口辱骂百姓的军人,怒火几欲从双眼中迸溅而出:“在人类彻底灭绝的那一刻到来之前,我实在等不下去了,我不想再与这些浑身是刺的罪人生活下去了!我要去纯净无罪的天国!我要投入上帝的怀抱!你就让我去死吧!!!”

     “你这种行为是自杀,不是赎罪。”

     看着眼前这张狰狞的脸,夏娜奉劝道:“自杀的人会下地狱,永远遭受撒旦的折磨,你要明白,今天所发生的一切,是上帝赐于你的一场考验!只要你坚持下去,就能重生了!”

     “不!不啊!不是这样的!”聒聒不停的老人早已嚷得面红耳赤,歇斯底里的呐喊瞬时引起所有人的回眸:“时至今日!人类纵欲无度!贪得无厌!谎言无处不在!算计无处不在!灵魂肮脏!浑身布满挥之不去的污垢!而今丧尸的出现,必定是上天要惩罚愚顽人所招来的大祸啊!你们只有翻然悔悟!只有醒悟自身的罪行!否则人间永远都是地狱!”

     “这谁啊?说什么鬼话?”

     “不用管!妖言惑众的怪人!快逃吧!”

     逆耳的话传入上校耳中,他终于按捺不住了,二话不说便抬起枪支抵住老人的太阳穴:“给我闭上嘴!少在那里夸夸其谈!”

     鬓角传来的寒意并没有让老人浮生半点恐惧,他只是冷笑一声,目不转睛地盯着手中的照片,冉冉成河的热泪染满了家人灿烂的笑脸,宛如天上的家人也在为他的遭遇而哭泣,“……打死我吧,打死我,我要以此赎罪,带着人类的罪恶含恨而终。”

     “说得好!那就去死吧!”

     “等一下!!!”

     砰——

     夏娜及时的制止仍起不到任何作用,老人死了,正如他所说的——带着人类的罪恶,含恨而终。

     而他倒下的身旁,是一张滑落在成河的血滩中,浸满鲜血的全家福。享完杀人快感的上校憋了憋血红的照片,不忘踩上了一脚:“呵,走好!这下真全家福了。”

     听着这句惨无人道的“祝福语”,夏娜哑然了,她甚至不敢抬眼去看上校的表情——她怕被他如利剑的眼神射成筛子。

     小小年纪便在军队中担任小兵小卒的夏娜,早已对这种人杀人的场面司空见惯了,但今天此般残忍厮杀的局面,却有点与之不同的感觉……

     是一种……似曾相识的熟悉感。

     从老爷爷愤世的言行举止间,她恍如看见了多年前的自己,然后,是那个人,那个从黎明天空降临的天使,将她从重度抑郁症的无边黑暗中获得新生。

     “为什么要救我?”

     “这个世界都是浑身长满尖刺的荆棘,我要离开地狱,而你为什么还要把我从解脱的梦境中,又再次拉回地狱?”

     夏娜的目光始终停留在柏油路的尸体上,她喃喃自语着,“谢谢你,我是幸运的。”

     “该死,你往哪开枪?”

     这时,身后响起一声清冽的男音,愠怒的语气没有显露丝毫对指责对象的畏惧,一定是他,她的救命恩人。

     “张子霖!”

     夏娜下意识地回身一喊,真的是他,她的救命恩人。

     此外,他的身后还带着三名陌生人——

     她又清楚地看见了,三道孤独的影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