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4章 蝼蚁与荆棘
    AllesLebendigestirbteinesTages,ObwirzumSterbenbereitsindodernicht,derTagkommtsicher.

     (万物终有一死,无论我们是否愿意,那一天终会到来。)

     蝼蚁桎梏的屈辱好比忽明忽暗的火烛,无形的微风轻轻掠过,短暂的晦暗使人忐忑之余又难以预测光明是否能够永恒;荆棘深重的城府好比灯芯,过于狭长的优势而耸立在顶端傲睨着一切,最终却敌不过以弱制强的火烛,借助着石蜡的反击成为一缕燃尽的灯芯。

     “知世!妈妈有救了!”

     长发末端的泪珠净化为空气,透过知世摇曳发丝的簇拥间,阿明望见了咫尺之遥处一道神似天堂的极光,映照着周围汪洋的血海!泪痕尚存的他灿然一笑,所有刚才与知世细思极恐的失措,所有茫无涯际的无助顿时化为乌有。

     此时此刻,两个踽踽独行的孩子,仿佛无形间有一股暖意在他们之间蔓延开来,像冽冽寒冬里的炉火温暖着彼此,之前所要面临丧尸的围剿与漫无目的的逃亡也都在极光涌现之时,化为无限的动力。

     身穿墨绿色军服的军队从光点深处逐渐清晰,横批排行的他们全副武装,约莫百人有余,恍如从黎明天际降临的天使,雷厉风行地持枪扫荡四面八方的丧尸,朝着阿明与世子所在的方位杀出一条血路,尽管如此,仍对不死生物的致命弱点掌握不周的他们并没能让其永远安息,只能如同无的放矢般乱枪扫射,或袭击膝盖背面的腘窝以此减缓它们的行动,试图争取挽救更多幸存者的时间。

     IstdasderEngel,dervomd?mmerndenHimmelhinunterflog.IstdasderTeufel,derausderFelsenspalteherauskroch?(那是从黎明天空降临的天使,还是从石头裂缝中爬出来的恶魔?)

     当阿明从绝望中崛起的同时,也触发了来自内心深处的避讳之意——

     军人已不再是二十年前那些舍身保卫国家的军人,在他们大刀阔斧的前来营救幸存者的当下,少年十分清楚,哪来的黎明?哪来的天使?那可是支配蝼蚁的荆棘啊,那可是石头罅隙间挣脱而出的恶魔,然后怀揣着不安好心的目的,企图借助丧尸的力量侵占曼尔城。

     可话说回来,明明凭自个的力量亦能轻而易举剿灭蝼蚁的国家,又何必制造波及范围不可估量的病毒让自身也无路可退呢?

     “阿明,你觉得他们放着11区的贵族不救,跑来12区的贫民窑救援是抱着何居心啊!”心照不宣的知世问出了阿明心中所思。

     定睛细瞧墨绿色标志的军队击毙丧尸那英姿勃勃的一幕,阿明有那么一瞬产生了将他们视为英雄豪杰的错觉,天真的观点随之从脑海涌现,他臆测道,“也许是丧尸的爆发,末日的来临,间接倡导了这个世界的人类顿悟“命运共同体”的重要性吗?”

     “那是不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 知世轻轻笑了笑,断然否决如此天方夜谭的臆断,她环视着四面楚歌的四周,补充道,“欲壑难填的荆棘又怎会殒身不恤拯救世界呢?现在我们已经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困境,后边是丧尸,前面是荆棘。”女孩顿了顿,意味不明地看向阿明,“无论我们做出什么样的选择,最后都会走向同一个结局。”

 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 ——死亡。

     阿明何尝不明白。

     十分清楚荆棘一贯残忍作风的他,垂着头,目不斜视地盯着充满肃杀之气的柏油路,赤红的血摊仍在蔓延,弥漫的硝烟仍未散尽,衍生的腐味愈加浓重,种种不堪的局面倒映在少年悲恸的眼里,满目疮痍。

     恍惚间,深瞳里映照出触目惊心的血摊,已演变成来自十年前某个在战场上所战死的亡魂,濒死之际所烙印下的血迹一般,身边所有瘴雨蛮烟的情景与那时如出一辙的战场,逐一重叠了……

     大地咆哮,万物颓枯。

     蝼蚁们还记得这样一个悲剧。

     1997年,绿色地球上拥有三十亿人类的和平盛世方心未艾,怎奈蠕动的乌云从暗处涌起。

     某一天,人类突然出现了一位战斗力异于常人的少年,他的名字叫呈生·莫拉菲。这还不是重点,他的年龄仅有17岁才是让你大跌眼镜呢……

     距历史所知,这位少年曾经只是尘寰国的兵营里一名毫不起眼的无名小卒,从经常被同僚欺负的现象来看——他不具备任何逆天的潜力。

     但在某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,让全世界人民都为之惶恐的是,呈生所处的军营里所有的军官统统在转瞬间离奇地死在他的手上,因当晚伤及范围不可估量,所有目击者都难逃一死,因此,没有人知道那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 而世人有什么理由认为是呈生杀的呢?是因为当晚搜查不到他和父亲的尸体吗?还是因明明人间蒸发的他,又再次以战斗力惊人的身份现世,让人深信不疑?

     事后赶到案发现场的军官立即下了逮捕令,整个被通缉的莫拉菲家族遭到了灭族的危机,可偏偏国家如何地毯式地搜索,也无从寻得他们的足迹。

     不久之后,这个居心不良的家族不知使用了什么方法,竟说服了八个国家联合攻打尘寰国,因此,“八国联军”攻打尘寰的残酷历史由此而生。

     他们占着“人类第一呈生·莫拉菲”的势力,以及莫拉菲家族莫名其妙浮生与之相拟如出一辙的能力后,异军突起,短时间内,八大国家便上下其手轻而易举地侵占了尘寰国的所有领土,欲壑难填的莫拉菲家族一次又一次地向更多棘手的国家发起进攻,屡战屡胜、势力庞大的他们伏虎降龙,泯灭诸多强弩之末的七大洲八大洋,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战绩演变成一个傲然屹立的巨大国家,称为“希娜之国”,也正是曼尔城所在的国家。

     莫拉菲家族的势力从此无人能敌,被擅长拍马屁的贵族们称为“战斗家族”,希娜之国日渐壮大,十年后,占领半个地球的国家被年龄五十五岁的昴玥·莫拉菲担任主席,而“功绩数不清,杀人不见血”的呈生则是他的长子。

     然而就在势如破竹自以为天下第一时,无休无止殛毙的小岛小国终于决定联手崛起,与希娜之国同样凝聚成了另一个庞大的国家,称为“罗懋之国”。

     罗懋之国是在战争期间受希娜的逼迫,不得已才统一的国家,各占半球的两国能力并驾齐驱,因此与彼方之间的持久战时至今日仍未息鼓,在伤及无辜百姓的同时,两大国人还肆无忌惮地抢夺百姓家中的男丁,逼迫参军,呵呵,这可不是在古代啊!

     意料之中的,这些并无战斗潜力的穷苦百姓就如同被踩死的蚂蚁,将人生、将心脏献在了没有任何意义的战场上。

     截止2007年全球人口统计结果令人大跌眼镜,原先约莫三十亿的人类仅剩二分之一,罪魁祸首的希娜之国已然拥有半个地球的资源,可得陇望蜀的主席与国务委员却还试图将浩瀚的天下收入囊中,战火纷飞的悲剧终未拉下帷幕。

     时至今日,世间罕见的人中龙凤,明智光秀的人才大量流失,仅剩的,啻有众多不舞之鹤的赋闲人占据着地球。人类急速减少,事物的存在丧失了根本,文明衰竭,科技落后,江河日下,蝇营狗苟络绎滋生,善恶之报如影随形,道德观念、法律法规不复存在,种种迹象的表明引发了阿明心中逐渐萌芽的猜疑——

     不死生物的猝然莅临,到底是破坏者,还是拯救者?

     Tr?nen,Arger,Mitleit,Grausamkeit.(眼泪,愤怒,哀伤,残忍。)

     Frieden,Chaos,Glaube,Verrat.(和平,混乱,信赖,背叛。)

     没人能理得清,这个世界为何变得如此狼狈?希娜之国的王室为何像着了魔般欲望无限扩大?莫拉菲家族的战斗力又为何如此惊人?而蝼蚁……到底要何时才能战胜荆棘呢?

     到底……是为什么?

     嗷嗷嗷嗷嗷嗷………

     尽在咫尺的身后,秒数倍增的丧尸,低沉的嚎叫愈演愈烈,纵使阿明与知世的步伐在尽量加快,却以尸山尸海惊人的数量上完全占了上风。

     惊愕的阿明下意识与尸群背道而行了一步,无奈不远的前方雷霆万钧的军人也即将蜂拥而至,荆棘与丧尸的一同出现,让阿明和知世不禁面面相觑——

     该让进退维谷的他们行向何处?跋前疐后的险境又该如何权衡?

     “你们还愣着干什么?还不快逃!让我们舍身进城救你们这些蝼蚁的总司令到底是几个意思啊?!妈的智障!”

     粗暴的大块头军人莫布里特,立时踢开一只正从阿明和知世身后猛扑而来的丧尸,成功解救他们的同时仍不忘瞋目裂眦地斥骂着。

     “多谢……相救。”破天荒向荆棘致谢,阿明五味杂陈,尽管大块头军人明显心不甘情不愿,但救命之恩的事实的确摆在了眼前。

     “谁想救你们?别在那自作多情了,要不是……”本想继续辱骂一通,意识到事态紧急,大块头唯有说起重点,大吼着指挥逃生,“赶紧往东街跑,那边有一栋刚竣工的羊城大厦,原先没有内部人员在里面所以楼里不会出现丧尸,你们先到门口与其他幸存者和军队集合,我们等会会过去跟你们汇合!听明白了吗?快!”

     阿明怔住了几秒,看着气势汹汹的军人说着一连串无害的言语,连忙应允:“……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“知道了就赶紧去!”目送两道匆匆离去的背影的大块头军人无奈地嘀咕着,“可恶,真不知道身为上校的我为什么还要干这种违心的事情啊?”

     嗷呜嗷呜——

     突然,背后低沉发麻的怪叫响起,一阵凉意陡然贯彻全身,当寒毛竖起的莫布里特意识到再怎么“迅雷不及掩耳”也来不及躲闪后面怪物的偷袭时,嘭的一声枪鸣从耳边炸响,后身的怪物应声倒地,惊骇的狂嗥却让他感到莫名的悦耳,绝处逢生的莫布里特迫不及待地回头看向迎面走来的救命恩人,“是你啊,张……”

     “别掉以轻心。”

     莫布里特话音未落,披着墨绿色斗篷的高瘦男子一句简短的警句立竿见影,当即堵住了对方的嘴,同时冷眼看向六只迎面而来的捕食者,从容不迫地扣动了扳机——

     嘭!嘭!嘭!嘭!

     随着四连发子弹穿透腐烂的肉体,墨绿色军服登时溅满夺目的血液,不苟言笑的男子嫌弃地“嘁”了一声,一系列沉稳霸气的动作着实让大块头军人目瞪口呆,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匍匐在地挣扎的几头丧尸,连连称赞,“哇塞!正中眉心!而且六头丧尸只需四发子弹就能一举歼灭,射击一如既往的精准啊!啧啧啧,可惜头颅并非它们致命的弱点,你说究竟要怎么样才会让丧尸彻底死去呢?心脏吗?来试试吧?不过目前没有半点时间了,我们得马上赶去大厦,你啊,要不是蝼蚁出身,指不定现在我上校的位置就是你的了,哈哈哈!你说对吧?张子霖?”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半响,无人回应。

     大块头军人滞笨地转头一瞧,唯见漫天的血花扬着一片洁白的羽毛飘过萧条的大街,当随风摆动的墨绿色斗篷逐渐从光影间隐匿,高瘦的男子早已消失在目光所及之处。

     前方留下的,只有一堆匍匐在地的丧尸气若游丝的呻吟,以及那片坠地之后被鲜血晕染的羽毛。